路德會呂祥光中學舊生校長 大談學生「美麗」事情 (原文︰信報教育 >校長系列)

王嵐| 校長訪談

2019年4月1日

「學校今年37歲了,和安定邨一樣大,是一起成長的呢!」去年剛升任的路德會呂祥光中學(下稱呂祥光)校長方翠儀向記者介紹學校時,順帶交代了區內的發展:「其實周邊附近的中學大家都差不多時間開校,所以也可以說是一起發展成長。」

身為學校舊生,方校長畢業後回母校教書,一度向外闖,之後再回到母校,對學校的牽絆既深且長,而呂祥光學生給她的感覺始終如一,「如果你問街坊對我們學生的印象,都會說校風好,學生乖,這點亦是我們非常欣慰並自豪的。而且學生來學校上學是開心、正面的。」而她在訪問中也一再分享學生所做的「美麗」事情。

呂祥光講求六育,「靈、德、智、體、 群、美,其中最重要的為靈育,所以我們相當看重生命教育。」學校的生命教育不只局限於班主任課,或一些早會等的零碎時段,而是滲入至所有學科、活動,更動員全校老師參與,「當然我們有一個小組,專門負責統籌的工作,但參與實際操作的則是全體老師,因為我們會與所有學科、活動聯繫起來。」

2019P1

在幾年前,學校的關愛小組曾獲得生命教育方面的主題大獎,方校長舉例如何把相關訊息貫徹至不同學科:「每年會就不同重點,設計價值觀教育,然後每個學科亦會根據特定的內容去配合。例如講承擔感,通識課、宗教課上會作出相應的討論,而我們學校的生命教育處,則會舉辦一些延伸性的講座、活動等。」她笑一笑續道:「一年中我們會有幾個主題去推行,因為學生需要多點變化。」

畢業生自發義教

呂祥光的一系列生命教育課程及活動,均環繞一個核心理念推展,方校長特引述葉斯敏副校長的一番說話:「我們負責的老師很強調,學校的生命教育是以『care』的策略來推行,要有Curriculum planning、creating Atmosphere、老師學生之間要建立起一種關係,一種歸屬感(building Relatedness),最後就是希望學生能有一個self-Esteem development。」

由4個元素中的英文首字母組成關顧的英文單詞,頗見老師們的一番苦心及巧思,方校長亦指出:「因為從理念出發,大家才能更清晰應當如何去開展、推行。活動的類型、內容千變萬化,主題亦可每年轉換,但背後的核心就要清楚明確。」

學校於2017年度參與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及教育局合辦的關愛校園獎勵計劃,獲「卓越關愛校園之推動生命教育」優異獎,惟談及學校獎項,倒不及學生的自發善舉更讓方校長自豪,「有一年我們安排內地義教活動,帶中四的學生到內地兒童村教小朋友、做服務,同時也配合通識科的內容,告訴他們關於中國發展、內地農村等的情況,讓同學更清楚活動的意義。後來這些學生升上中六,考完DSE,其中有幾位更自發重訪兒童村做服務。」後來老師和方校長得知,相當欣慰,亦支援同學部分旅費,以示支持。

她以讚賞的語氣說:「我們教了學生那些關於『承擔、奉獻』等的價值觀,然後他們從行動中實踐出來,真是一件很美麗的事。」

得益於辦學團體香港路德會的支持,學校與美國及澳洲路德會建立連結。美國路德會的宣教士每年均會到學校,推動「國際文化校園計劃」,促進不同文化交流。學校會安排外籍宣教士進入一些課堂,包括宗教科、家政科、體育科、音樂科等,更會與學生一起午餐,並於晚上家訪。「而且我們的學生每一年亦會到澳洲或美國交流,寄宿當地家庭,並與當地學生一起上學,而澳洲路德會學校亦會定期回訪。」

2019P22019P3

遊學與學生同房

方校長去年親身帶隊,旅程中學生們的自律表現令她深受感動,「因為我們去10多天,香港這邊繼續上堂,自然亦有功課,同學就在飛機上做起功課來,我見到也很欣慰。」她除了帶隊遠赴海外交流,更與學生睡同一個間房,有一天發現洗手間內擺着一本數學書,「我好奇一問,學生才告訴我:『係呀校長,我們怕晚上開燈影響到你,所以在廁所關上門做數。』我一聽真的很感動,一來這個舉動很照顧別人,二來這個學習的態度實在值得讚。」

「我有告訴他們,出來不是玩,而是學習,而且擁有了這個難得的體驗機會,本身學校那邊的課業也不能怠忽。」方校長認真地說:「晚上他們會和香港的同學WhatsApp,大家互相講今天教了什麼,有什麼功課等等。事實上是辛苦的,因為同學等於有兩邊的學習同時進行、兼顧,但是值得的。」後來澳洲那邊的老師和學生回訪,告訴她剛好可將批改後的作業帶回來給香港同學,「其實他們並不是一定要交澳洲那邊的功課,但同學仍然主動完成。」方校長笑着強調:「同學這些認真的畫面真的很美麗。」

畢業後回到母校工作,離開後又再重返,路德會呂祥光中學方翠儀校長對學校的喜愛不言而喻。而原來當年她有機會與教過自己的老師成為同事,是師長的主動邀請,「那時大學剛畢業,準備找工作,當時的副校長對我說:『你搵工呀?教書啦,返來教書啦,你得呀!』副校長是我的英文老師,加上我從前當過head prefect,他們覺得我也presentable,就叫我來。」

老師開口邀請,她是否一口答應?「我當時說:『好呀!我考慮一下。』因為自己當時也有找工作,但很快也覺得自己的確喜歡教人,喜歡服務別人,所以就這樣開始了教書。」

曾當英文老師的方校長,高中時是個修讀生物的理科人,「那時自己想做護士,所以便選了生物讀。但後來遇到很好的英文老師,發覺原來英文可以這樣有趣,便完全迷上了英文,以致後來我在大學讀的也是translation。」她俏皮笑道:「所以學生時代我在學校是Bio group的人,回來教書卻是教語文科。」

離巢外闖受磨練

初出茅廬便在母校教書,熟悉的環境、教過自己的師長,都讓她的工作變得較一般人容易適應。這對大部分人來說是好事,但方校長希望的卻不是被照顧,而是磨練,「因為曾經是學生,是校友,大家都會錫住你。當大家都很照顧自己的時候,便覺得成長不了,很想挑戰一下自己,出外闖闖。」

2019P4

只在母校教了一年多,她便轉去了一間第三組別學校,後來更當上訓導主任。訪問中一直笑容可掬的方校長,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其嚴厲的模樣,「其實我可以好惡㗎!」在那間學校工作了約10年,方校長直言讓她學習了很多,「我很感謝前輩們的教導,以及那時給予我的機會。」學滿師的她,後來知道母校請老師,便決定重返舊地,再由英文老師做起。

呂祥光中學的學生純粹乖巧,對比前一間工作的學校,對學生的支援亦有不同,「他們已經很乖了,所以後來我回到學校,比較主力在課程方面的工作,在學術成績方面幫助學生提升。」她同時亦指,單純地叮嚀學生要努力讀書,其實他們未必能真正明白,「要配合他們的成長,讓他們找到自己的目標。因為當他們有了明確的目標,自然而然就會有努力的熱情。」

對於教育,方校長坦言:「我的信仰支持着我的價值觀,很清楚自己的底線。這亦是我對學生說的生命教育核心,就是要有底線、有原則。但原則以上如何去發揮呢?就是一件很人本的事。因為每個學生、每個老師都有不同的特性,需要溝通、了解。」

2019P5

方翠儀小檔案

家庭狀況:已婚,育有一子一女

學歷:香港城市大學文學士、香港中文大學教育文憑、香港大學教育碩士

執教科目:英文、通識教育

興趣:遠足、園藝

喜愛作家:Mitch Albom、小思

喜愛書籍:The Purpose Driven Life、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、《一生承教》